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玄幻小說網 > 仙俠武俠小說 > 道君最新章節

道君 第四十九章 我娶鳳若男?

道君 | 作者:躍千愁 | 更新時間:2019-01-26 15:31:51
推薦閱讀:瘋狂升級系統蠱真人永夜天君洪荒之孔宣道君我要做掌門少年道君君傲一念永恒遮天極道天魔
    她走后,屋內一陣徘徊思索的鳳凌波回頭招呼一聲,“來人!”

    一名下人進來,他指了指擺在書案上的密信,道:“給牛有道送過去!”

    “是!”下人取了密信離去。

    牛有道暫時落腳在太守府的客院內,有人監守著。

    燈下,牛有道拿著那封密信反復看了幾遍,王橫?王橫是誰他不知道,不認識也沒聽說過,不過從內容上押往京城去判斷,京城那邊自己除了得罪過宋家也沒別人,是誰要害自己不難猜出。

    這都不算什么,宋家要報復他早有心理預期,并不奇怪,讓他感到有意思的是鳳凌波把這密信給自己看,其中的意味就很多了,自然不乏嚇唬自己的意思。

    “估計宋家已經知道了,看來唐素素那邊沒有把宋家糊弄過去,唐老太婆怕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牛有道順手將密信遞給了一旁的袁罡。

    袁罡反復看過后,問:“王橫是誰?”

    牛有道微微搖頭:“不知道,肯定和宋家有關,能和鳳凌波這種口氣傳話的人,地位怕是也不低,隨便問問應該就能打聽到是什么人。”

    袁罡默了一陣,忽試著問了句,“宋家若是報復上清宗,會不會連累那個唐儀?”

    牛有道眼瞼微垂,“這個重要嗎?”

    袁罡沉默了,不說話了,將手中紙遞到燭火上燒了……

    山中夜色分外凄涼,竹竿上的白幡輕輕隨風飄蕩,座座新墳旁一堆篝火,商淑清席地撫琴,琴聲幽咽,令人感傷。

    斯人已逝,以琴聲祭奠緬懷。

    商朝宗在旁負手而立,眺望那月色下的影影綽綽,心中思緒萬千,遙想當年,家門風光無限,一轉眼落魄如斯,如喪家之犬般惶惶不可終日,幽暗天牢內的那幾年刻骨銘心,有時甚至猶如噩夢。

    一切的突變和不幸都已迎面走過,他并不怨恨誰,要怨也只怨自己無能,更多的是茫然,對前途飄忽不定的茫然。

    眼前撫琴的妹妹,聰慧無比,溫婉賢淑,知書達理,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卻硬生生被生活逼迫得堅強勇敢。本是名門大家閨秀,手中常捧書香墨寶,如今卻腰懸寶劍,與一群男子在馬背上顛沛流離,不畏艱辛,不曾有半句怨言,反而時常安慰鼓勵他這個哥哥。排除臉上的惡斑不論,無論從哪點來說,妹妹都本該是世間男子難尋的好女人,卻因自己這個做哥哥的無能,挑不起重擔而誤了此生,愧對父母在天之靈。

    再看看四周樹林中明里暗里現身為他警戒著四周的親衛,都是沙場上的老兵,哪怕看不見前途和光明,依然拋家棄口追隨著他,追隨他追尋那未知的未來。他深知這受益于父親的遺澤,可這越令他心中不安,怕辜負這些人,不知自己能帶他們走向何方,他只能不斷告訴自己,向前,向前!

    可是前途渺茫,在這里遵牛有道的意思裝模作樣,并不能讓他心安,實在是牛有道那似是而非的行為讓他心里沒底。

    黑夜漫長,眺望夜空,每個夜晚,心中都無比期待天明的到來……

    一夜過去,晨曦綻放,墳堆旁的簡易茅棚內,商朝宗和衣斜靠打盹,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傳來,令他霍然驚醒,下意識伸手捉了身旁的刀,抬眼一看,是自己人。

    一名親衛拱手稟報道:“王爺,寺廟外來了幾個人,說是廣義郡太守府的人,說是法師通融來的。”

    牛有道請來的?商朝宗精神一振,之前牛有道還讓這邊盡量拖幾天,沒想到才一天過去就有了消息。

    霍然站起,奈何一條腿卻因盤的太久而麻痹,竟有些站不穩,連連用力跺了幾下腳,疏通了一下經絡,方大步而出。

    不一會兒,商朝宗、藍若亭、商淑清領著一群人快步來到了山上。

    之所以全部宿在山下墳堆旁,也是因為遵牛有道的話佯裝哀祭亡靈,而遵牛有道的話也純屬是死馬當作活馬醫。

    壽年領著四個人等候在南山寺的寺門外,見到商朝宗等人上山,心里還正納悶,有房屋不住,住山林中是什么意思?

    商淑清因女子身份,早年常守閨房,不認識壽年。商朝宗和藍若亭相視一眼,兩人卻是認識壽年的,寧王尚在時統攬燕國兵馬,每逢年節時廣義郡也會差人來送禮,代表鳳凌波來的次數最多的便是鳳家的管家壽年,也就是眼前這位。

    兩人有點意外,竟然是鳳凌波的管家親自來了。

    見到人來,壽年面露微笑,抱劍拱手道:“老奴見過王爺,見過藍先生,這位想必是郡主,老奴有禮了。”

    商淑清搭手回了一禮,商朝宗和藍若亭則抱拳意思了一下,放下手的藍若亭笑道:“壽兄,多年不見,風采依舊。”

    壽年欠,溫和露笑:“藍先生過獎了。”

    藍若亭:“壽兄是牛有道請來的?”

    壽年頷:“奉命前來保護王爺…”說到這略有疑惑,“難道牛有道不是王爺派去見太守的?”

    “呃…正是正是,不知牛有道現在人在何處?”藍若亭呵呵笑著點頭,有點含糊其辭,實在是牛有道的行事風格讓人很無奈,啥都不交代清楚,這邊也不知道牛有道究竟跟鳳凌波談了點什么,究竟是怎么談的,談的結果又如何,怕說錯了話壞事。

    這邊實在難以相信鳳凌波能借兵給商朝宗,可看壽年這架勢,似乎真的成了,可能嗎?鳳凌波真的敢介入此事?見鬼的是,牛有道居然沒回來,連個知情回話的人也沒派來,搞的他們想問都不好問。

    “牛有道暫歇在太守府內恭候王爺。王爺,這荒山野嶺之地,恐有兇險,不宜久留,還請隨老奴先回郡城,太守派來的接應人馬已在途中,路上必能遇見。”壽年做了個伸手相請的手勢。

    這邊很為難吶,不知走還是不走的好,藍若亭稍作思量,正準備探探話,山下忽有人跑來,正是牛有道派回來傳話的親衛,藍若亭等人見之精神一振。

    這邊請了壽年稍等,拉了那風塵仆仆而歸的親衛到一旁,藍若亭迫不及待問道:“法師可有消息回來?”

    親衛連連點頭道:“法師說大事可期,十拿九穩,讓王爺等隨廣義郡的人一起回去,他自己暫時不便過來,在郡城恭候王爺大駕!”

    十拿九穩?三人聞言為之振奮,真的借到兵了?委實難以置信,天吶,真不知道牛有道是怎么做到的!

    商淑清面紗下的明眸異彩連連,商朝宗興奮地以拳擊掌,猶如迷暗中看見一道光明。

    藍若亭振奮不已地關心道:“法師可好,沒出什么意外吧?”

    親兵道:“法師安好,求親的事很順利!”

    “呃…”藍若亭愣住,眨了眨眼,以為自己聽錯了。

    “求親?”商朝宗狐疑,“求什么親?”

    商淑清面紗下的神色亦錯愕中,是說求親嗎?

    “王爺不是要娶廣義郡太守的女兒嗎?”親衛懵懵地問了聲,他以為牛有道的所作所為是王爺這邊安排的,現在看王爺等人的反應怎么感覺不像?

    商朝宗指著自己,不可思議的樣子問道:“本王娶鳳凌波的女兒?”

    親衛有些傻眼地點頭,那眼中神色仿佛在問,難道不是嗎?

    商朝宗又問:“法師這樣說的?”

    親衛:“法師已經這樣做了,彩禮已經送給了鳳家,并當眾宣布了是王爺要娶鳳凌波的女兒。”

    商淑清和藍若亭面面相覷,怎么感覺這事有點亂?

    商朝宗難以置信地再次確認:“我娶鳳凌波的女兒?娶鳳凌波哪個女兒?”

    親衛意識到這問題大了去了,驚疑不定道:“王爺,鳳凌波難道還有幾個女兒不成?當然…當然是…”他想起了幾人在太守府外護著彩禮時的情形,鳳若男怒沖沖而來,幾人親眼見到了鳳若男的樣貌后,貌似還提王爺唏噓了一把。

    “鳳若男?我娶鳳若男?”商朝宗瞪大了眼睛,借兵怎么變成了娶鳳若男?愣愣道:“這怎么可能?你說的大事可期、十拿九穩是指這事?”

    “……”親衛無言以對,慢慢點了點頭,表示是的。

    商淑清和藍若亭也有點懵,娶鳳若男?這事怎么感覺比向鳳凌波借兵還更不靠譜,鳳凌波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女兒、廣義郡的主將之一嫁給商朝宗?

    藍若亭指著那親衛道:“具體怎么回事?你把詳細經過原原本本說一遍。”

    “我們到了廣義郡后,在一家客棧落腳,法師立刻吩咐我們去打探鳳凌波和鳳若男在哪……”親衛把到廣義郡的情況詳細道來,怎么打探消息的,牛有道怎么去了軍營,又從軍營弄了箱金幣出來,又是怎么大肆采購彩禮、怎么送到太守府的,袁罡又是怎么當眾宣布喜訊的,袁罡和牛有道進了太守府又是怎么朝外遞消息的等等。

    三人聽完后徹底無語了,這哪是去借兵的,從抵達郡城的行事節奏來看,這擺明了就是直接沖著提親去的。

    “瞎胡鬧!”商朝宗怒了,一張臉忽紅忽白。
道君最新章節http://www.xhxiaoshuo.com/daojun/,歡迎收藏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蠱真人洪荒之孔宣道君永夜天君我要做掌門少年道君君傲一念永恒遮天極道天魔盜天仙途
黑龙江11选五开奖